分级管理呼之欲出网络直播将迎来“紧箍咒”

发布时间:2020-08-17 14:03:33 编辑: 辽宁省葫芦岛市 来源:科技1

导读:本文是由辽宁省葫芦岛市网友投稿,经过通达信普天同庆叁版编辑发布关于"分级管理呼之欲出网络直播将迎来“紧箍咒”"的内容介绍。

青少年巨额打赏主播、直播带货货不对板……“野蛮”生长的直播将迎来“紧箍咒”。8月4日,国家网信办等8部门通报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和规范管理工作进展,并表示将“研究制定主播账号分级分类管理规范,引导用户理性打赏,规范主播带货行为”。而据北京商报记者调查了解,网络直播平台目前各有一套主播分级制度,并进行内容审核,对带货主播设置门槛,但现存分级更多以直播时长、打赏收益为导向,没有统一规则,对违规操作也多是事后整改。

分级管理呼之欲出网络直播将迎来“紧箍咒”

此分级非彼分级

制定主播账号分级分类管理规范旨在明确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将内容供给导向、打赏金额标准、主播带货资格与直播账号分级分类紧密关联,建构激励高质量信息内容供给的直播账号信用评价体系。

“通过分级管理实质上是对主播账号的信用体系等级评定的分类。”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陈文明向北京商报记者指出。

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快手、映客、斗鱼等直播平台未对主播账号分级分类制度进行官方表态。但上述网络直播企业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网信办还没有公布具体的分级分类细则,目前还不清楚具体会怎么分,但与平台对主播设置的既有等级不一样”。

北京商报记者登录多家直播平台发现,主播都有相应的等级,等级越高即可解锁更多的功能。以等级39的映客主播为例,享有等级标识、直播助手特权。可以通过增加直播时间和主播收益两个方式升级。

“现在网络直播平台的主播等级制度,是鼓励主播提供更多的内容、开播更长的时间,用这种制度来刺激内容繁荣。但是网信办提出的分级分类管理,考虑的是行业健康度。”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猜测。

他向北京商报记者举例,比如在分级管理中,为了保护未成年主播,年龄和时长会是重要考量因素;成年主播则根据过往表现打分(类似于信誉分),对开播时长和频次进行不同限定;分类管理中,可以将主播分成带货主播、非带货(秀场)主播、游戏主播等不同类别;还能根据主播属性分成机构账号、企业账号、个人账号等,在不同类的主播账号后台提供不同的功能。

直播带货有门槛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部门的数次政策已经关注到了直播带货。

6月初,8部门启动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和规范管理行动时,全国扫黄打非办明确提出,“有的直播平台主播向网民兜售三无产品、假冒伪劣商品等,严重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扰乱正常网络购物市场秩序”。

国家网信办也表示,直播行业诸多痼疾顽症并未彻底消除,违规直播带货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位列其中。

违规直播带货的源头是主播。映客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并不是所有映客主播都可以带货,主播只有完成认证才可以开通带货权限”。按照映客App信息,认证规则包括“单次开播大于60分钟才可申请开通带货,同时运营人员会根据近期直播内容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会以私信方式通知主播频道认证结果”。

2019年末启动电商直播的斗鱼直播,也对主播有选择,斗鱼销售中心负责人李鹍此前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选择主播的时候,我们会考量三个方面:主播公会、主播能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主播/公会是否愿意配合斗鱼建立自己的选品和招商团队”。

“之前网络直播营收大多靠娱乐直播的打赏,用户充值-打赏给主播-平台从中分成,流程很简单。但带货电商涉及供应链、交易、售后等,网络直播平台一是经验不足,二是将抢市场放在了首位。现在需要找到一种管理方式,让直播带货模式在健康的市场环境下发展。”智察大数据分析师刘大伟表示。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4338亿元,预计今年中国在线直播的用户规模将达5.24亿人,市场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这一新兴市场可以拉动传统商业、自主就业等,但发展的规范性至关重要。

巨额打赏如何破

据了解,经过两个月的专项整治,政府部门依法处置158款违法违规直播平台,挂牌督办38起涉直播重点案件,封禁一批违法违规网络主播。

自网络直播模式兴起,打赏就是吸引主播开播、拉动平台营收的重要来源。一位网络直播从业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娱乐直播,平台拿到的打赏分成一般是30%-60%,直播带货平台大多拿到10%左右”。

陈文明认为,对于主播进行分类分级管理,完善信用体系,设置准入门槛、保证金制度等,可有效防止虚假、恶意引诱性打赏发生。

日前,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刚刚审理了一起未成年人通过网络直播平台进行高额打赏引发的合同纠纷案件。

16岁的少年刘某用母亲的身份证信息在一个网络直播平台上注册登录,3个月内把银行卡里近160万元全部打赏给了主播。所幸直播平台将160万元退还给了该家庭。

不过,目前有关网络直播的监管仍停留在内容审核方面,对于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即便是明确了“可以返还”,也只是事后补救。如何从根源上减少这种可能性,尚需有效引导和积极应对。

据介绍,根据国家网信办要求,从去年3月起至今,已有53家网络直播和视频平台上线“青少年模式”。北京商报记者浏览了多个直播平台发现,不少平台都设置了“青少年模式”,在此模式下无法进行打赏,观看时间也受到限制。但实际上,只要输入密码,“青少年模式”即可轻松解除。

对此,陈文明建议,可以对大额打赏设置上限,比如每天打赏金额不超过200元。对单笔打赏数额、单日打赏总额进行限制,如果单日或单次打赏数额较高,系统自动给予有效的提醒。此外,平台应该对于打赏行为进行人脸识别,识别是本人后方能够实现打赏。

在李锦清看来,“建构激励高质量信息内容供给的直播账号信用评价体系,会改变以时长、打赏为导向的主播等级体系。网络直播之前简单、野蛮的商业策略将失效,行业会因为内容供给导向的调整更加健康”。

各部门持续规范监管的同时,网络直播平台也加大了整治力度。8月4日,快手表示,部分游戏主播违规通过第三方社交工具引导,对直播中的游戏结果进行下注,平台针对此类行为启动专项治理,封禁了132个导流涉赌的用户账号。疫情以来,快手开展了3次专项整治活动,共封禁违规用户857位,其中5万粉丝以上的博主20余位,查删视频上千条。

北京商报记者魏蔚常蕾

本文网址:http://huanqiucjw.com/xinwen/1001920.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环球财经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环球财经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推荐

财经学堂

热门排行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