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风险攻坚战要如期收官:郭树清开出四张“药方”

发布时间:2020-08-18 13:18:20 编辑: 山东省肥城市 来源:金融1

导读:本文是由山东省肥城市网友投稿,经过st万鸿编辑发布关于"金融风险攻坚战要如期收官:郭树清开出四张“药方”"的内容介绍。

“经过持续努力,金融风险总体趋于收敛,金融体系韧性明显增强。不仅成功避免了风险隐患向金融危机演变,也为应对各种复杂局面创造了宝贵的政策空间和回旋余地。” 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8月16日在《求是》杂志刊发的署名文章《坚定不移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中表示。

按照部署,2020年是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收官之年。今年疫情对经济社会冲击较大,但监管部门并未打算将攻坚战的收官时点延后。央行年中工作会议明确表示,继续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既定部署,以及金融委的具体要求,推动三年攻坚战如期收官。

稍早前,《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相继刊发了郭树清的专访文章,专访文章及署名文章传递了非常丰富的信息。文章既有对过去工作成绩的总结,也有对长远形势的判断,更有许多涉及未来政策的方向,尤其是深刻阐述了攻坚战收官之年如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问题。

郭树清认为,经过三年多的攻坚治理后,诸多金融风险得到化解。但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金融领域出现重大挑战,整体上外部风险大于内部风险,他甚至直言“世界可能再次走到全球金融危机的边缘”。内部则面临着银行不良压力上升、部分乱象回潮等风险。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他相应开出了四张“药方”:包括及时发现并有效阻遏外部冲击向国内扩散,全力推动国民经济恢复正常循环,加快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及时处置银行不良风险等。

金融风险攻坚战要如期收官:郭树清开出四张“药方”

急需提高开放条件下的宏观金融管控风险能力。视觉中国

走到全球金融危机的边缘

时间回到三年前。2017年2月,郭树清从山东省长任上调任原银监会主席。一个月后,他在国新办发布会首秀时直言,部分交叉性金融产品跨市场、层层嵌套、底层资产看不见底,最终流向无人知晓,因此要“坚决治理各种金融乱象”。

此后,在2017年3月底至4月初的短短两周,原银监会连续发文,要求银行业全系统开展“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大检查,开启了治理金融乱象的序幕。

当年10月召开的党的十九大提出,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次年3月,郭树清出任中国银保监会首任主席,继续推动金融风险化解工作。郭树清认为,经过几年的努力,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取得实质性突破。

例如,2019年末影子银行规模较历史峰值压降16万亿元。同业理财、同业投资和券商资管分别较峰值缩减87%、26%和42%。全国实际运营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约5000家压降至2020年6月末的29家。

但郭树清指出,我国金融业一些潜在风险隐患依然较大。比如存量风险尚未彻底化解。一些金融机构历史包袱较重,资本和拨备缺口较大,疫情冲击之下经营风险更加突出;不良资产上升压力加大,风险很可能加速显现;资金面宽松背景下市场乱象易反弹回潮,一些高风险影子银行业务以新面目卷土重来。

相较国内金融风险,海外国家宏观政策的溢出风险更值得关注。郭树清直言,有的国家实行无限量化宽松政策,财政货币双管齐下,向市场释放大量流动性。短期看,这一做法有利于稳定经济与金融,但是中长期效果则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在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中,当前美国这种前所未有的无限量化宽松政策,实际上也消耗着美元的信用,侵蚀着全球金融稳定的基础,会产生难以想象的负面影响。新兴经济体可能面临输入性通胀、外币资产缩水、汇率和资本市场震荡等多重压力。更严重的是,世界可能再次走到全球金融危机的边缘。”郭树清在8月16日刊发的署名文章中提醒。

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12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总规模为7万亿美元,相比2月末增长了3.8万亿美元,增幅接近100%。这意味着大量的流动性注入到市场。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表示,本次全球性货币放水“易放难收”,将对中国经济形成竞争性贬值、资产泡沫化、资本流动冲击等诸多挑战。

四张“药方”

对于外部风险,郭树清提出,要提高开放条件下的宏观金融管理和防控风险能力,及时发现并有效阻遏外部冲击向国内扩散。金融开放方面,他提出,按照自主、有序、平等、安全的方针,在确保金融主权的前提下,努力实现更高层次的金融开放。相比此前金融开放“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的表述,此次表述显得更为谨慎,意在应对外部可能带来的风险冲击。

“如果海外疫情出现超预期变化,导致全球性金融风险暴发,我国非常有必要出台相应的政策来对冲。”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唐建伟表示,“如果因海外市场波动导致人民币汇率出现明显贬值压力时,可再次引入逆周期调节因子、提高离岸市场人民币利率、对资本流出做短期限制等措施,来合理干预并引导市场预期。”

应对国内风险方面,郭树清指出,首先要全力推动国民经济恢复正常循环。“金融和实体经济共生共荣。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和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郭树清表示。

实体经济的供、需和金融协调问题一直是中国经济面临的最重要问题。实体经济的结构失衡,会给金融业发展带来极大的风险。经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实体经济领域的供需失衡已经得到了初步改善,但是实体经济和金融循环不畅的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的供需还不是很适配。对此,郭树清提出,要加快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金融结构同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促进融资便利化,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提高资源配置效率。“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在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扮演着‘棋眼’角色。”郭树清说。

根据郭树清近期专访及署名文章梳理,下半年要关注高风险问题机构、影子银行、杠杆回升、资产泡沫等风险。其中尤其需要关注的是银行不良反弹风险。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20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94%,较去年末增加0.08个百分点。郭树清判断,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金融风险暴露存在一定时滞,一些延期还本付息的企业,未来形成的不良贷款尚未完全显现,不良资产上升压力较大。对此,要相应采取做实资产质量分类、补充资本、提足拨备、加大不良处置力度等方式应对。

 返回21经济首页>>

本文网址:http://huanqiucjw.com/touzi/1001971.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环球财经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环球财经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推荐

财经学堂

热门排行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