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9 星期日

它凭什么打动这些挑剔的互联网大佬,原因是这两个字!

发布时间:2020-07-26 03:19:33 编辑: 湖南省邵阳市 来源:财经网

导读:本文是由湖南省邵阳市网友投稿,经过红马甲官网编辑发布关于"它凭什么打动这些挑剔的互联网大佬,原因是这两个字!"的内容介绍。

宣生 |

在多次采访中,罗永浩都将自己称为一个“暴躁的管理者”。这个当过老师,做过手机、创业至少4次的男人,存在着技术爱好者、完美主义者和创业者三重身份的重叠。

而在24日的直播带货中,自己做过产品,一向也对产品极为挑剔的老罗,开场便推荐了一款免费的办公产品——字节跳动旗下的飞书。

巧的是,当天上午,雷军在社交媒体上也称,小米选用了飞书作为协同办公解决方案,已经用了一段时间,还感觉“越用越顺手”。

作为国内互联网的领军人物,这是老罗和雷军鲜少能达成共识的时候。

雷军老罗称赞,诸多大佬点头

太多商学院教授说过:一切商业变革的本质都是效率变革。

作为国内办公软件标杆的开山教父,再到首屈一指科技企业的缔造者,雷军可以说是国内最早成功的一批企业家。2010年,小米成立,雷军最为广为传播的一句话正是:小米公司的本质就是两个字“效率”。

因为“追求效率”,这家公司的产品长期保持低毛利率,以近乎于“自我折磨”的高效迭代,成为了中国科技土壤里不一样的那一个。

如今,这家“为发烧而生”的企业,从当时专注于做“年轻人的第一部智能手机”,已经演变成为更完整的商业模式,对于效率的极致追求,也由外到内,渗透到了雷军曾深耕过多年的企业服务领域。

它凭什么打动这些挑剔的互联网大佬,原因是这两个字!

据了解,在早期的办公模式下,小米企业内部同时使用着多款不同类型的办公软件,包含个人通讯工具、内部OA、云盘、邮件、离线文档等等,协作工具不统一。在公司全球化快速发展的环境下中,工具影响着效率,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也在一次分享中说过,办公工具几乎是企业里每个人每天使用最多的东西,哪怕工具的效率只提升5%,整个公司都会得到很大的提升。

如今,小米找到了那个能帮助其进一步提升效率的工具。

据了解,去年10月,小米在与字节跳动一次偶然的沟通中,第一次了解到了飞书。在小范围内进行尝试后,团队便喜欢上了这款产品。因为追求效率,是他们共同的特点。2020年,雷军正式将飞书推广至小米公司近2万名员工。

它凭什么打动这些挑剔的互联网大佬,原因是这两个字!

回看过去十年,小米承包了太多年轻人的“第一次”,从一部智能手机到第一台空气净化器,还让自己的员工,也用上了“年轻人的第一款办公软件”飞书。

实际上,如果走近飞书,你会发现,这款号称“一站式沟通协作平台”的办公软件不单单是顶着字节跳动和小米的光环。在它的客户名单里,还有长长一串,类似猎豹移动、蔚来汽车、得物(毒)、马蜂窝、货拉拉、拉勾、G7,这些或是置潜力于科技互联网领域,或是跨足新经济业态的企业。

从字节跳动深处“长”出来的效率工具

要想了解飞书的底层逻辑,必须先看它的成长经历。和过往种种公司使用的办公 App 矩阵完全不同,飞书是一款从公司内部长出来的,针对企业和个人的办公协作平台,它身上有着字节跳动对工具的思考。

字节跳动无疑是一家对工具和效率都非常看重的企业。“字节跳动成立以来,每个时刻,都努力使用当时我们认为最先进、最好用、最适合我们的工具。”在2020年初副总裁谢欣的公开课里,他展示了字节跳动内部沟通工具的沿革:

它凭什么打动这些挑剔的互联网大佬,原因是这两个字!

在使用过国内外多款协作产品后,发展过快的字节跳动再没能找到一款最能满足需求的产品。2017年底,字节跳动自主研发的软件,全线上线。

起初飞书只解决了沟通问题,但同样让字节跳动掣肘的点还在于“创作工具”。Word、Excel这种本地工具,互传文件,很不方便;而主流的、在线的协同文档,很多时候思路还是太过老化。

没有合适的,依旧自己做——飞书文档,应运而生。在之后三年不断的打磨中,飞书愈发完整。

它凭什么打动这些挑剔的互联网大佬,原因是这两个字!

既是为先进互联网企业所建设的通讯软件,又是协同工具,1+1>2的组合,形成了飞书的产品逻辑。公司在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即是信息沉淀和流转的效率,飞书的产品理念也是围绕其产开。

一个例子是,飞书对于“群聊”这个功能的重新定义。

在以往办公模式下,经常会有这种感觉:一堆人说话,最后找不到原始的话题了。这是第一个痛点:关键信息碎片化。此外,工作交叉多,会话也多。谁都可以拉群聊;有时候,相同的一个群,可能解决的是几件问题,聊着聊着就混了。就是第二个痛点:沟通结论不易整理。

为了解决这两个问题,飞书的IM中引入了 Thread 功能,如果大家一直通过回复的方式沟通,那么关于这个主题的聊天记录就会形成一个完整的 Thread,点击任何一条 Thread 里的消息,就可以完整复原整个讨论的时间线。每个会话里的 Thread,都可以回溯,形成上下文。

实际使用下来,飞书将一种“任务思维”注入了传统的“群聊”。在thread之外,群聊中还有“pin”的功能,可以将对话中总结成型的方案展现出来。

当然,更多体现在细节的变化。比如说点击搜索框的时候,会先自动显示未读的消息;比如说“表情快捷回复”功能,这一设计,是为了避免太多人回复“收到了”,形成信息打扰。这些都是围绕不偏离“任务主线”的驾驭,而创造的提升效率的小心思。

它凭什么打动这些挑剔的互联网大佬,原因是这两个字!

此外,飞书的另一个关于“协同”的亮点,是云空间。你可以在飞书的云空间里编写自己的云文档、表格等,然后把这个文档丢到聊天会话里,就能直接赋予群组成员的阅读或编辑权限。文档中提及某个同学时,被提及的同学在IM界面就能实时收到通知并进行解决。

尝试用这个功能,就会理解它是如何对低效的工作方式发起“冲击”的:在Office 时代,员工离线处理与存储文件,你发我收,我发你收,这是异步传递信息;后 Office 时代,文件云端存储、实时编辑,没有了版本号的概念。

如果我们从更高的维度看,相较于整合日常工作场景中沟通和协作的流畅度,OKR 管理功能在飞书中恰如其分的“嵌入”,才是字节的效率利器。设置关键目标之后,多提供context,上下文,少一些control,给予了员工最大程度的自主性和创造性。

疫情期间,抖音36个小时请全国人民看《囧妈》,飞书2天上线健康报备应用,都是字节跳动用飞书进行远程高效协作后的产物。

从这个点再去回溯小米的选择,就会容易理解的多。雷军曾说过自己的管理理念,是去管理、去KPI、去 tittle,这种扁平化的管理,是这个时代大量科技互联网公司所追求的。对于他们来说,相较于“控制”,更需要“解放”。解放积极性、解放人的生产力,让员工发挥价值。而飞书强恰恰击中了这些有创造力的新经济公司的需求。

在一只贝壳里,看海浪的方向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的室内设计界,对于写字楼的空间设计中出现的“公共化”和“私域化”两派——空间设计,以及进一步的上升到管理学的组织逻辑问题,应该倾向于强权管理还是倾向于个人自主的争论,至今还未消亡。

现在看来,如果要让当下这些科技互联网公司做这个关于组织逻辑选择题,答案无疑是后者:最大程度提升效率,就是要把指挥棒交给创造力。这是一种“活力革命”,更是时局所呼吁的。

它凭什么打动这些挑剔的互联网大佬,原因是这两个字!

2020,小米已不再只是蒙眼狂奔的手机厂商。而是一家全球化的上市公司,智能服务行业的竞争依然激烈,在全球视角内,小米仍需要保持活力、高速发展;蔚来汽车,可能是最接近中国“特斯拉”的一个,创新、创造才能在激烈的电动车市场中成为胜利者;得物要洞察年轻人的消费心智,需要先给予年轻人足够自由的发挥空间。

某种意义上,我们又看到另一点,这些新经济公司选择飞书的缘由:在“好用”之外,这款先进生产力工具背后,是企业未来想象空间,他们兴许可以沿着这只贝壳的螺纹,读懂潮水的方向,看到自己的可能性。

本文网址:http://huanqiucjw.com/shangye/1001322.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环球财经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环球财经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推荐

财经学堂

热门排行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