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利率时代资管机构如何应对?投资者对权益类投资风险容忍度提高

发布时间:2020-08-22 02:05:59 编辑: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 来源:金融1

导读:本文是由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网友投稿,经过金贝壳网上交易系统编辑发布关于"低利率时代资管机构如何应对?投资者对权益类投资风险容忍度提高"的内容介绍。

8月9日,在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旗下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2020中国资产管理年会”的“低利率与大众理财主题论坛”上,瑞银资管上海总经理陈章龙、浦发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张文桥、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叶力俭、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资总监黄刚、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公募固定收益投资部总经理胡伟与华宝证券研究所所长杨宇、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于泳等业内人士,纵论低利率时代不同资产管理机构的应对之道。

低利率时代资管机构如何应对?投资者对权益类投资风险容忍度提高

圆桌对话。资料图

低利率不等于低波动

叶力俭对低利率有四点理解:

第一,目前的低利率水平是相对的,这个相对基准就是中国高速增长时的利率水平。

第二,把视野扩宽一点,把比较基准放之全球,中国目前的利率水平相较于美国、日本,甚至欧洲常有的负利率,是很高的。

第三,受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影响,未来十年,低利率可能会持续存在。

第四,低利率对于资产管理机构来说,并非坏事。低利率会把这个期望收益率压低,投资者会慢慢接受较低的收益率水平,整个市场对于权益类投资的风险容忍度就得以提高了。

黄刚分享了两点体会:首先,低利率不等于低波动。低利率时代往往伴随“黑天鹅”事件出现,无论是外部重大的冲击,还是经济内部结构性问题,或者周期性的问题。前者、后者叠加起来,则进入到所谓“低利率时代”,用“时代”这个词代表着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都是不稳定的状态。

其次,低利率时代意味着各种各样资产的分化。利率敏感的资产首当其冲,之后一定会扩展到其他类型的资产,而且这样的冲击是由点到面,由中心向边缘扩散的过程,有点像海啸。

陈章龙观察到,从资管新规颁布以来,中国资管产品在向国际接轨。很多产品的风险和收益率变得更加匹配,这类产品在国内市场上慢慢受到投资者的认可。投资者开始认识到,哪怕是每年3%的收益率,其实也是有风险的,只是风险的大和小、高和低而已。上半年疫情影响下,市场经历了很多波动。虽然股市收益也不错,但是风险一直存在,疫情下的市场波动促使更多投资者反思收益和风险的配比。

张文桥认为,低利率环境是一个趋势。欧洲很多国家是负利率,日本也负利率好多年了,中国越来越接近这个状态。“我们考察了欧洲的资产管理机构,明显能观察到的趋势是,从资产配置的变化来看,一是权益的比例在加大,二是另类投资的比例也明显在加大。从近年的变化来看,另类投资的比例大幅上升,英国资管机构另类资产的配置比例平均在25%左右。”

于泳提出,进入低利率时代,首先要降预期,从负债端到资产端要把预期降下来。寿险资金负债期限很长,中国人寿负债的产品虽然也有短期限,但最少是五年期,平均的也有二十年、三十年,甚至终身。平均负债的期限是十五年,这么长的期限对于资产管理是很大的挑战。

长期来看,于泳认为特别要对保险资金做好大类资产配置的管理,大类资产配置决定了整个收益的80%情况。在长期低利率的时代,整个资产配置要做相应的调整。同时适当地提升权益类相应的比重,人寿保险内部也会对权益类做结构的进一步优化,比如配置港股高股息的策略。

如何做好“固收+”

胡伟表示,资管新规之后,公募“固收+”产品开始承接原来银行理财这类低风险偏好的资金,这类资金对波动的容忍度较低,我们将充分发挥资产配置能力、量化风控能力,严控产品回撤,努力达到客户的收益率预期。东方红的“固收+”产品可以通过一定的封闭期,弱化短期干扰因素,把产品净值收益更好地转化为持有人收益。未来,各家资产管理机构比拼的是综合资产管理能力,东方红固收团队在大类资产配置、宏观策略研究、信用债研究、风险管理等方面拥有突出实力,将提供更多合适的产品,满足投资者不同风险偏好,迎接资产管理行业的变革。

陈章龙认为,市场预期收益率会进一步再往下走。对于投资者来说,可以通过定开型的固定收益策略来锁定长期的收益率,不用担心持有的组合受到市场周期的影响,避免利率风险。另外,在低利率或者利率形成机制相对市场化、自由化的环境里面,投资者会有各种各样的配置需求,覆盖各种不同的资产类别,因此需要把各种不同资产类别设计成不同的产品和解决方案提供给投资者。

叶力俭谈到:“我们这一两年也尝试着做市场的资产配置,最后的结果是均衡策略下的‘固收+’或者绝对‘收益+’或者相对稳定‘收益+’。我们构建各类资产的组合,比如固收、‘固收+’、非标、权益的基金,寻求一个相对合适的产品。”

张文桥指出,从目前状况来看,净值型银行理财中权益资产的比例几乎是从零开始慢慢有了一些增长。并且随着客户的认可,比例在逐步加大。另外就是银行不能放弃以前熟悉的另类投资,特别是低利率环境下有稳定现金流的资产。因为利率越低,这类资产的有效性越高,对于保险是这样,对银行也是这样。

黄刚强调了三点:第一是有效的分散化,寻找宏观驱动相关性比较弱的资产。

第二是投资人如何在短期的波动和长期的收益之间做权衡。投资人和资金委托人需要求同存异,寻找双方的最大公约数,并进行风险和收益的比较。

第三是要有一定的逆向投资。当所有机构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投资行为趋同时,真正的长期资金持有人这个时候应该有一定的逆向思维,因为机构投资者的羊群效应往往会带来投资机会。

“我们可以看到今年卖得比较火爆的基金,背后的管理人或者投资经理都有较好的长期业绩。长期可持续的业绩才能吸引资金,获得市场认知。资管新规把所有的监管机构拉到同一个起跑线上。之前大家可以选择成本法或者保本保收益的产品,未来只能选择净值化的产品。因此,客户更需要选择优质的资产管理机构,根据自身的风险偏好,选择到底是配波动比较高的产品还是配低风险固收类型的产品。”胡伟表示。

 返回21经济首页>>

本文网址:http://huanqiucjw.com/gushi/1002200.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环球财经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环球财经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热门推荐

财经学堂

热门排行

热点图文